鱼式七

临摹的大大的画 @茶魔魔 表白大大!!这个大大超级好,大大是人间瑰宝!(。ò ∀ ó。)比心~(⑉°з°)-♡

斯内普×你《双藤》

普通高中AU

*three



“怎么弄得?”吃饭时,艾德第一时间发现你手上的伤,“没事的,就是被扫帚刮了一下,已经止血啦。”你拨着餐盘里的胡萝卜,学生餐是定量发放,你要是再吃不饱,可以另外花钱买,但是统一分配的必须吃光。


“你不爱吃胡萝卜吗?”艾德疑惑的看着你放在他碗里的胡萝卜,你尴尬的低头,糟了,一走神,以为是和西弗吃饭呢。

你对胡萝卜过敏,每次吃到,你都会直接拨到西弗碗里,他总是翻着白眼,默默的吃下去

你刚要解释并且道个歉,却注意到远处的一桌,真是,西弗这家伙,成功约到莉莉也不说一声,你撇撇嘴。

“他们看起来不错不是吗?”艾德顺着你的视线望去。

是不错,莉莉很漂亮,耀眼的红发镀上一层金光,春水般的眼波柔柔的,笑起来有浅浅的梨窝,西弗只是看着她,嘴角一抹温和的笑意。

“嗯。”你漫不经心的答应,吃了一大口菜。“你不是不爱吃胡萝卜吗?”艾德有点惊异的看着你只是嚼了几下就咽下去。

“啊?”你只来得及放下勺子,呼吸开始急促,嗓子火烧一般,眼睛有点疼痛,你迷迷糊糊的想站起来,却一下子摔倒在地。

额头应该流血了,恍惚中你看到他向你奔来。

笨蛋,莉莉怎么办?

你陷入怀抱。


我先睡会儿,等我醒了,再数落你

斯内普×你《双藤》

普通高中AU


*one

“亲爱的,我认为你该快点。”她摘下围裙,温柔的将你的发丝别到耳后。“好的妈妈。”你咽下三明治,装作没有看见餐桌上多余的一副碗筷。“注意安全。”她吻了你的额头,你拿好书包,扭开了防盗门。

“我们只有十五分钟。”他抬头,秋日明媚的光混杂着尘土飞扬,“好啦,西弗你真的越来越像班主任了。”你掏出包装完好的三明治“给,早餐。”“谢谢阿姨。”斯内普接过,仔细的放在书包外层。“走吧,早自习上什么?”你翻身上车,猛地一踩,滑行出几米远。“英语。”“。。。笔记借我。”“不借。”你翻着白眼。
他忽然放慢速度,“怎么?”你诧异的跟着放慢,“艾德。”他简洁明了。“啊。。”你刚要说什么,耳边传来问好:“早上好。”“早上好,艾德。”

艾德,你的男朋友。

“早上好,西弗勒斯。”他温和的向斯内普问好,“早上好。”斯内普淡淡的回礼。艾德是一个很温和的人,对谁都很好,礼貌亲切,标准的,模范生。

“莉莉在后面哦。”好吧,还很善解人意。

你比了个加油的手势,斯内普敛眉,再一次放慢了车速。

“咱们走吧,对了,你英语笔记可以借一下我吗。。。”

时至今日,我还能回想起那一天,我们的距离,开始变化。

斯内普×你《双藤》

普通高中校园AU




*two

“这么热的天。。明明都秋天了啊。”你蔫蔫的杵着扫帚。

“你就不能静静心。”西弗慢慢的扫着,一圈一圈,细细的纹路。

“我。。”你懒得争辩,抬眼看着,少年啊,有着纤长的身型,秋装外套挽到手肘,小臂苍白消瘦,腕骨突出,转动间,划出一点浅浅的弧度,你看呆了。

指尖忽然一阵刺痛,“嘶。。”你皱眉,扫帚都是老物件了,倒刺都生出来了,不经意间,一道细长的口子,血丝丝渗出。

“你真的。。”他抓过你的手,眉皱的死紧,“这不是。。不小心。。”你看着他越来越不好的脸色,气势越来越弱。

还不是看你看的。你腹诽。

他撕开包装,仔细的将创可贴贴好,你笑出声:“你还是有这个习惯。”

你们第一次见面,就有一个创可贴。

八岁时你的蓝雀死了,你避过爸爸妈妈,忍着泪,找了一个偏僻的灌木丛中的空地,用手挖起土,泥土软软的,却暗藏着瓦砾,尖细的硬角轻易地划破了你细嫩的皮肤,手指的疼痛,小蓝雀的死,你再也忍不住,眼泪噼里啪啦掉下来。

“别。。哭了。”你哭的正伤心,突然听见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,抬头,一个小男孩站在那儿,个子不高,过大的衣服衬得他更加小巧,鸦黑色的头发有点长,边角参差不齐的长着,见你停止哭声,他犹豫的开口:“你等一下,先别哭。。”一转身跑掉了。

你傻傻的坐在地上,傻傻的看着他不久又跑回来,乖乖的一点也没有哭。“先。。洗一下。”他歪了歪头,不确定的带你到小溪边,用手里的布料蘸水擦着你的手,你揪住,好奇的翻看:“这个。。不是餐巾吗?”他低头蘸水,声音低低的:“我们家没有手帕,只有这个。”手干净了,他又掏出来一个白色的长方形,撕掉一层膜,认真的贴在你手上的伤口上:“我妈妈每次都会在我伤口上贴这个,她说贴了就不疼了。”你点点头,似懂非懂的摸着手上的创可贴。

“鸟。。”他突然说“只是去别的地方唱歌了。”“真的啊?”你开心起来,他点点头,抿着嘴,也小小的笑了。

后来你们一起玩,去彼此家串门,渐渐熟稔,但你再也没有问过,为什么你会穿着那么不合身的衣服,为什么你的脸上总有伤口,为什么,你真的相信,她流泪为你贴上的创可贴,能带走疼痛。

西弗哦西弗,从小时候,你就什么都懂。





“没事了,血止住了。”他还是像每一次一样,随身着创可贴,在你毛毛躁躁的各种伤口上认真贴上,慢慢的,说着不像安慰的安慰。

你的眼泪有点止不住。

“这么疼吗?去医务室。”他拽着你想往医务室走,你摇摇头。

“没事,有你呢。”你笑着,眼中盛满泪,一笑就流下来了。

他不明觉厉的看着你,眼中的紧张未散。

真的没事,西弗,你看,不管怎么样,我有你呢。

小可爱们~就是像图里这样的,抱歉哈换了名字,两个都是我哈,谢谢小天使们~小透明瑟瑟发抖~( ̄▽ ̄~)~

斯内普×你

学生时代。






子兮子兮,如此良人何




“很疼吗?”他皱眉盯着你掌心的伤口,银亮的镊子反射着雪白的光,



“还好。”你拢了拢指尖,轻划过他的腕骨。


“不要闹。”他敛眉,认真的挑着伤口的碎沙。



“你不应该给我熬个魔药吗?”你开着玩笑,轻柔的触碰有些痒。


“不用,你不是每次都嫌苦。”他说话时的气流拂过,像一片羽毛。


微凉的软膏附上伤口,一点点填满了缝隙。


“西弗哦。。”你咬牙又笑,还是很单纯的少年,碰个手耳尖便红,软软的黑发垂在脸颊边,开口抿唇一点柔光。


“不会留疤的。”他抬头,透亮的眸子潋滟了黑湖的水。


“唉。。”你附身,吻上他的唇角。


“子兮子兮,如此良人何。”看他疑惑的眯起了眼,你笑的明媚。

子兮子兮,如此良人何。

你啊你啊,你这么好的人,让我拿你怎么办呢。

斯内普×你

武警斯内普×人质你




“现在什么情况?”男人摘下面罩,苍白的皮肤映照青黑的眼圈,“不清楚,犯人躲进了废弃商业楼,手上有一名人质,已知枪。械两把,疑似有三名同伙。”队友盯着二百米外的废弃建筑,神色凝重。“通知狙击手就位,我引他出来。”男人附身穿过警戒线,“小心。”队友打开对讲机,新的命令顺着电波,携着紧张扩散一地。


十分钟。十五分钟。三十分钟。



“陈队。”略显年轻的小伙子倾耳,“再等等。”“是。”话音刚刚在空气中划开一丝缝隙,子弹破空的声音震彻耳膜,在每个人的胸膛上重重一击。



“太好了!”年轻人低呼,一个手势,全员整装待发。
此时在其中起到极为关键作用的斯内普却手足无措,女孩死死地扣住他的脖子,靠的太近,她胸腔中震颤着无尽的风暴,却发不出声音,她只能紧紧的抱住唯一一个还有着温度的事物,能清楚的告诉她,你真的安全了,结束了。



“别怕,没事了。”斯内普笨拙的安慰着女孩,手指僵硬的拂过她的脊背,一下,一下。

“我们回家。”

她终于哭出声来,抱紧了他。

你知道吗,我后来总会在无数个日日夜夜想起来,有一个人,他曾经在我最恐惧最黑暗的时候抱住我,说,我可以回家了。

斯内普×你

算是回光返照。



“西弗,嘿,醒醒。。”模糊的声音慢慢变大,斯内普费力的睁开眼,刺目的阳光勾勒出眼前人的轮廓,“你真是。。在这儿睡着。”她笑着摇头。

这是谁?斯内普想着,身子忽然被向前一拽,“想什么呢?走走走,迟到了就完了。”女孩柔软的手心与他接触的一瞬间,他有些恍惚。


“你今天怎么啦?”女孩戳着盘子里的土豆泥,“没。”斯内普不知道怎么回答,他反应迟钝,脑子里也一片混沌。

这里是霍格沃兹吗,你是谁,我为什么会在这里,千言万语堵住了,他伸手拭过她的嘴角,残留的果酱散发着甜腻。

她笑了。

“你今天到底怎么啦?怎么不说话。”

他摇摇头。

我不知道从何说起,从何结束。

“那好吧,走吧?”她喝掉最后一口南瓜汁,抿嘴笑了。

“嗯。”他跟上她。




“西弗勒斯,我喜欢你。”她低头,眉梢眼角带着怯意,和万千柔情。

“啊。。”他好像想起来了,眼前的一切泡沫般浮起,破碎。

他想起了天文台上的争辩,想起了走廊上的擦肩,想起了带着果酱甜的唇角,他想起了通红的眼眶,想起了刺骨的诀别。

他想起了很多很多年前,她站在台阶上,张开双臂扑进他的怀里,滚烫的指尖。




“我。。”黑色的的天花板映入眼底,猩红的血液慢慢的,慢慢的凝结。



“那么,你喜欢我吗?”
“我。。喜欢。”

斯内普X你

论套路
“你真的要追蛇院的那位?”安妮娜面如死灰,“是啊,我喜欢他。”你费力的将书和羊皮纸塞进包里“所以,我要用点脑子。”于是在安妮娜笑道你还有脑子的时候,你开始了漫漫长路。

第一计,你也很忐忑,磨蹭了许久,才在安妮娜鼓励和看热闹的眼神中开口:“斯内普同学,可以帮我一下吗?”你差点咬到舌头,好好的一句话硬是被你说的含糊不清,他抬头,好像有点疑惑为什么要跟他说话,看了你好一会儿,才很慢的点头:“什么事。”你如释重负的捧起手中的书:“我太矮了,放不上去。”他接过,扫了一眼书架,放在了分区。“谢谢谢谢。”你连忙道谢,他不知怎么带点笑意,回位置去了。安妮娜慢悠悠的过来,欠扁的耳语:“唉~这招真俗,不过挺管用哈。”你推开她,翻了个白眼:“你不知道,为了像点,我可是把图书室的所有梯子都藏起来了。”然后在安妮娜笑的开心的脸上,狠狠掐了一把。

第二计。
“一会儿,等他过来,你就喊明白吗”你小心翼翼的放好手中的植物,示意安妮娜,“是是是,真是个‘好’主意。我真的服气了。”安妮娜翻着白眼被你赶去望风,不一会儿,你就听到安妮娜做作浮夸的呼声,默默鄙夷了一把,刷的按下了手中的植物。

于是当斯内普进入教室时,就看到你垂头丧气的坐在地上,衣角还有滴滴答答的水滴,白衬衫变得透明,手边是打碎的花盆。“我的脚砸到了。。这个会喷水。”你结结巴巴的解释,他似乎叹了口气,挥了一下魔杖,一地的狼藉恢复如初,附身扶你起来,你故意靠他近些,他却像感觉不到一样,目不斜视,魔杖一挥,你的衣服又干干净净,干燥清爽。你咬着唇暗自懊恼,这人真是。。“以后不能直接用手碰。”他指了指正欣欣向荣的那株破草,不想再多说话的样子,直接走了。

“啧,正人君子啊。”安妮娜幸灾乐祸的安慰失落的你,你:“。。。呵,男人。”

就这样,第三计,第四计。。。慢慢的,你们开始熟识,他会向你点点头,在每次走廊相聚的清晨,你会微笑,在每个黄昏日落的时分。你们的关系似乎停滞不前。

一日,一个高年级的学长偷运进几瓶火焰威士忌,安妮娜和你悄悄躲在一旁,小口小口的啜饮。慢慢你有些醉意,就和安妮娜一起到走廊上吹风。“哎!你看你看!”安妮娜忽然小声惊叫,你顺着她指的地方看去,这么晚了,他竟然还在外面。“快快快,装醉装醉。”安妮娜忽然一把把你按在她肩上,你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拽着走了十几米,听见安妮娜装作口齿不清的子:“哎,斯内普,你们不是朋友嘛,你先扶她一会儿,我去。。去哪儿,哪儿来着。。”安妮娜真的吓到你了,可惜了奥斯卡不能给你是吧,你默默腹诽。身子一轻,你埋进了一片柔然的布料里,他僵硬的揽着你,耳边有有点急促的呼吸,你红了耳尖。

等到安妮娜走远,他不自然的开口:“你还要装多久?”原来他早就知道,你索性破罐子破摔,也不动,闷闷的说:“那你都知道了,你到底喜不喜欢我?”他没回答,慢慢的把你推开。你心凉了一半,眼泪就开始上涌,“不,不是。”他有些慌乱的扯开袖子,苍白的手臂上赫然一个骇人的印记,“你。。”你皱了皱眉,他全看在眼里,自嘲的笑道:“那。。你还喜欢我吗?”“当然!”你斩钉截铁,指尖划过他的手臂“我只是心疼你。。一定很疼的。。”他呆愣着,突然揽你入怀,你还没来的及为此开心,他小声的在你耳边道:“我喜欢你。”

是的,他喜欢她,不是在她为他倾心的那个下午,是在很早以前,入学时的小船上,他们的船离得很近,她把手伸进微凉的河水,脸上惊喜的笑容被火光照亮的一刻,他就喜欢她了。

因为这份喜欢,他从没想过要接近她,也许源于他的苦难太多太多。所以即使他知道梯子是她故意藏起来的,会喷水的植物是她悄悄放在那里的,各种各样的理由都是借口的时候,他还是没有说话,哪怕他很想多帮她一点,哪怕他在看到那件白衬衫时克制的掐白了指尖。他甚至把黑魔标记给她看,这是他最后的挣扎。

但是那个女孩,那么那么好的女孩,还是站在那里,眼泪倔强的含着,说着,我喜欢你。

斯内普几近落泪,从长大后再也没有的眼泪。

“我真的喜欢你。”她小声道。

那么,用余生,我们彼此证明一下吧。

走好,霍金先生。

我记得昨天同桌说哎,霍金还活着吗?我一脸鄙夷的说当然了,后桌也附和道怎么可能去世啊,我同桌耸耸肩。
但今天我知道那是真的。
我很难过,说不上来的难过。
再见,霍金先生。
你的征途还未结束,远方自有星辰大海。